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毒医嫡妃

穿越之毒医嫡妃小说

穿越之毒医嫡妃

已完结
作者:香林本尊来源:阳光分类:古代

简介:
这里为大家提供小说叶笙秦越免费章节,带来《穿越之毒医嫡妃》完整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秦越看着叶笙生动的脸,似乎看见了炸毛的猫咪,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浅浅的弧度,他长臂一伸,挡住了那想关上门的门,道:“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报仇的,也不是来要什么的。叶歌瞪眼:你来干什么?

时间:2021-03-02 23:59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叶笙觉得浑身越发的无力,大抵是失血过多和温度过高导致了缺氧,她咬着牙,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这么下午她可就凉凉了,她现在只想直接弄死这男人。

她胡乱的摸着头顶的发髻,古代么,女子总是有几根簪子的吧,就在她意识逐渐模糊就快撑不住的时候,手中终于摸到了一根木质的簪子。

叶笙不再犹豫,拔下簪子对着男人头顶的百会穴就要插下百会穴,在头顶正中前发边与枕骨粗隆之间陷中,是督脉之会,击中轻则昏迷,重则死亡!

她叶笙从不是良善之人,今日如果她不杀他,死的就是自己。

就在簪子离男人百会穴0。1毫米时,那啃咬着他的男人竟突然松了力道,停下了动作,他浑身的冰冷也逐渐回温,身子软趴趴的,倒进了温泉池中。

“这是啥情况?”叶笙眨巴着眼睛,看看手中的簪子再看看沉进温泉池中的男人,这丫的是怕死,所以识时务了?不对,难道是这男人喝了自己的血,她的血又带了铃兰草的毒性,而铃兰草恰恰对男人的毒有几分作用?所以才缓解了他症状,至于这男人到底中的什么毒她凭眼睛也诊不出,反正自己脱险了就好。

叶笙单手环胸摸着下巴,琢磨着救还是不救,罢了,总归是自己闯入了这人的地盘,他要是淹死了,自己可不就是凶手么?

再说她向来是个善良的人......仿佛忘记刚才自己想杀人的叶笙一脸“我真是个大好人”的模样费力将男人从水中捞了出来,将他拖上了岸。

男人唇色恢复了些许颜色,浑身的温度也逐渐恢复了正常,此刻似乎只是陷入了沉睡。

叶笙站在一旁仔仔细细的将男人赤裸的身体欣赏了个遍,不得不说,男人这身体这脸真的是造物者的恩赐啊,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

看够了美男,叶笙才环顾周围。

这是一处设施齐全的石洞,大概是这人的长期居所,温泉不远处的角落置办出卧室模样。这里床榻书桌齐全,一旁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不少瓶瓶罐罐和药材,药材旁有一软布包,模样看起来大约是银针?

这男人身上的毒看起来中毒已久,看来是经常需要在这里疗伤,东西都很齐全。

叶笙眼神一亮,就这么把美男裸着扔在温泉旁,往角落走去,自己一身毒还未排出,再不救自己估计是要废了。

她叶家世代学医,对中医的研究不比西方医术少,通人体,晓经脉,针灸之术更是她赖以闻名国内外的技能。

大部分的毒其实都可以通过针灸将毒素从体内排出,她现在中的也不过普通毒草的毒罢了。

叶笙取过那布包,果真是银针!

她将自己一身湿透了又脏兮兮的衣服脱下,才看清自己遍布鞭痕的身体,此刻因泡久了水,伤口有些泛白糜烂,看起来很是惊心触目,但当下要紧的还是先把自己的铃兰草毒排出体内要紧。

叶笙静坐在床榻之上,取过银针对着身上几处穴位下针,对人体穴位了然于掌的她就算是闭着眼睛给自己施针都不会有差错。

在封了几处大穴之后,叶笙用银针扎破十指指腹,垂落在身侧。

泛着一点点幽蓝的毒血从指腹中滴落,落入身下的床褥,一丝不挂的身上也逐渐冒出细汗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叶笙再度深呼吸时,终于察觉不到五脏六腑的疼,指尖流出的血也不再带着奇怪的颜色。

叶笙长呼了一口气,只觉得神清气爽,头脑清明,这才将身上的银针悉数拔出,待拔了银针,她才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方才桌上的瓶瓶罐罐,有不少治疗外伤的药,更有旱莲,止珠花等对外伤有奇效的珍贵药材!

她用起药来毫不手软,哪个珍贵用哪个,叶笙仔仔细细的处理了身前的伤口后,对背后的伤叶笙只能胡乱洒了一些药粉,把自己浑身收拾完了后,她又把男人放在温泉池畔旁的干净衣裳顺手捞过,套在自己的身上。

“不错不错。”叶笙满意的看着自己一身玄衣,衣料用布很是讲究,衣服带着淡淡的药香味,不难闻,反倒是十分清爽,虽说衣服大了好几个号,但是腰带勒紧一点,衣摆剪掉一点,袖子卷起来一点,都无妨,无妨,还是很合身的。

倒腾完自己,叶笙又很是善良的留了一件外袍披在了那还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看着男人皱眉紧闭双眼的模样,手情不自禁的就摸了上去,对那张好看的人神共愤的脸一番轻薄之后,才想起来这男人中了毒,便顺道替他把了把脉。

“体内有两股气息冲撞,但已经被压制下来......脉搏跳动虽平稳但却孱弱无力,经脉运行受阻......啧啧,真是可怜啊,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就身中奇毒超过十年,真是好惨一男的。”叶笙话里满是怜惜但脸上却是一派兴奋,对于她看不出的毒她很有兴趣啊!

她很是善良的给男人扎了数十针,大约能短时间将男人身上的毒性压制住,不再频繁毒发,而后临走之前还割了男人手腕,取出了一小瓶血,想着日后有空再慢慢研究。

叶笙将针灸包和一些名贵药材打包系在了背上,才起身拍了拍手,准备离开这里时,突然响起了叱喝声。

“谁在那里!”男人低沉的质问声响起,下一瞬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已经闪身出现在叶笙的视线里,显然是刚从外面进来,他飞快的看向温泉池旁晕过去的人,俊逸的脸上露出紧张,当下脸一黑二话不说,就朝叶笙攻去。

叶笙闪过避过,将无辜和茫然演绎得入木三分。“这个兄弟,冷静,我是来救人的!”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