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嫁入相府

嫁入相府小说

嫁入相府

已完结
作者:吾玉来源:知乎分类:古代

简介:
女频新书《嫁入相府》上线啦!《嫁入相府》中的主角是白秋宜凡子衿,本站就有精彩内容,速来阅读哦:眼泪弥漫着双眸,滴落在凡子衿的脸上,他如被雷击,难以置信,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原来是,原来是我害了……我们的孩子?他嘶哑着喉头,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伸手抓住白秋宜的袖子,那牢里的‘凡子衿’,你把他刻出来,岂不是花了更多的精力?

时间:2021-03-16 11:53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白秋宜向伯阳侯请求,为凡子衿刻一具木雕,放在棺材中,让她带回神木山,从此她就守着这具木雕,在山中终老了。

伯阳侯怜惜女儿一片痴情,终是答应了她,如今来牢里真正见到了凡子衿,白秋宜不由幽幽笑道:“果然只有见到你本人,我才能刻出这样一双薄情的眼睛,你说呢?”

凡子衿坐在角落中,牢里上方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口,一缕霞光落在他身上,他看起来依然熠熠生辉,高坐云端,未染纤尘。

“我全当这是夸奖了,难为你来看我一趟,还要苦心找个这样的理由。”

白秋宜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埋头开始刻了起来,她轻轻道:“留个木雕在身边,也算在世间留下你的一丝痕迹,夫妻一场,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刻到一半,她忽然抬头,望向霞光里的那道身影:“凡子衿,你怪我吗?”

“如果当年不是我打乱了你的计划,或许今日坐在这牢中的,就是我白家一族上下了,你恨我吗?”

凡子衿扬起唇角,气度再从容不过:“成王败寇,落子无悔,若要怪在一个女人身上,未免太小看了我吧?”

白秋宜久久望着他,忍不住跟着笑了:“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

“你却瘦了,可见待在伯阳侯府的日子,比不上相府,你爹那位大夫人又为难你了吗?”

“我救了白家上下,她感激还来不及,怎会再为难我呢?”

“那你又是为了谁消瘦憔悴?你为何没有再嫁?”

对话至此,白秋宜刻着木雕的手终于一顿,她望向霞光中的那张笑颜,长长呼出一口气:“凡子衿,我知道你想听到什么答案,我也可以坦然告知,我白秋宜这一生,的的确确只爱过你一人,你是否心满意足了?”

凡子衿勾起唇角,这一回,笑意是真的达到了眼底。

“荣幸之至,如果再来一次,当年春风三月里,我也依旧希望娶的那个人是你。”

白秋宜一怔,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未语,牢里似乎瞬间静了下来,不知怎么,他们又齐齐笑了。

多么神奇,如今在这方小小地牢里,他们竟像多年的老友故人般,抛却了过往一切恩恩怨怨,敞开心扉,平心静气地聊着。

“谢谢,我没有遗憾了。”

白秋宜低下头,一滴泪水落在那木雕上,爱也好,恨也罢,在这一刻,纷纷如烟消散。

凡子衿的眼眶也微微湿润,他心弦仿佛被一只手轻轻拨动,正欲再开口说些什么时,鼻尖却闻到一股异香,似从那木雕身上传来,他眼前的场景变得一片朦胧,刹那间如坠梦中。

“我娘大概想不到,比起手里的木雕,我依然更爱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你。”

(十三)

清风悠悠,水波荡漾,山间一片静谧。

凡子衿醒来时,小船正漂在湖心,他躺在一个柔软的怀中,睁开眼,只看见那道清隽秀丽的轮廓。

“这,这是哪儿?我没有死?”

太多疑问充斥在脑海中,他想要挣扎起来,却浑身乏力,耳边只传来白秋宜轻缈缈的声音:“这里是神木山。”

她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看起来虚弱无比,唇边却带着一丝笑意:“我终于……回家了。”

小时候她跟着母亲在神木山居住了好几年,后来才被父亲寻到,带回了伯阳侯府,真正算起来,这里才是她心中的家。

她爹当年不过是误闯了神木山,才跟她母亲有了一段缘,只可惜,这缘分实在太浅,就如同她跟凡子衿一般,难得善终。

“我将你放进了棺材里,运出了皇城,你放心,牢里自有另一个‘凡子衿’替你受刑,谁也不会瞧出来的……”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