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她和陆医生隐婚了

她和陆医生隐婚了小说

她和陆医生隐婚了

未完结
作者:红了来源:悠书阁分类:言情

简介:
《她和陆医生隐婚了》小说的主角是沈佳眠陆珩,本文内容严谨不俗,十分符合年轻人的口味,值得一看。生活所逼,为了救妹妹她被陆家买回去做了冲喜工具,一场金钱交易,双方却在这场婚姻里丢了心,丑老公对她很好,她很满足。

时间:2020-07-01 10:39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电梯抵达三楼,双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位老者,对他们恭敬道:“大少爷,少奶奶,老先生在书房。”

宋逸珩点了下头,给身后的沈佳眠介绍:“这是德叔。”

沈佳眠乖巧的朝德叔点了下头,“德叔你好。”

“见过少奶奶。”德叔的态度拿捏得恰到好处,接着领着他们进了书房。

古风味很足的书房里,老人躺在摇篮椅上,手里拿着个烟壶,吞吐云雾。

德叔把人送进来,便识趣的退出,顺便带上门。

“爷爷。”宋逸珩轻声唤道。

摇篮椅上的老人这才睁开眼,看向宋逸珩,再是沈佳眠。

片刻后,他把烟壶放到一旁的木桌上,想坐起身,宋逸珩立即遥控轮椅过去,扶了他一把。

“我上次说过,岁数大了,烟要少抽。”

宋钦欢喜的拍了拍宋逸珩的手背,欢喜道:“我这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了,你就别限制我了,抽一天是一天啊。”

宋逸珩皱眉,语气强硬起来:“您别说瞎话,好好养生,您这身子抱几个曾孙都不是问题。”

一提‘曾孙’,老人的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看向沈佳眠,激动得指着她的肚子:“这,这是有了?”

沈佳眠:“???”

怎么回事?什么有了?

宋逸珩回头看了眼一脸懵的沈佳眠,深邃的眼眸一沉,紧接着,声音也沉了下来,“本来该有的。”

老人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什么叫本来该有的?你把话说清楚!”

沈佳眠也很疑惑,宋逸珩这是怎么回事?

孩子……他们都没有睡过哪里来的该有的孩子?

宋逸珩叹声气,把那次沈佳眠去了庄娅庭那里回来之后,身体出现问题的事情告诉了宋钦。

听完,宋钦沉默了几分钟。

在老人沉默的这几分钟里,宋逸珩没再多说一句,因为他知道老人表现越是安静,说明他内心越是不平静。

“造孽!”宋钦忽然将桌上心爱的烟壶砸在了地上,烟壶断开,里面的烟草散了一地,浓浓的烟草味散开来。

宋逸珩抬手轻轻在老人的后背抚了抚,“爷爷,你消消气,别气坏身子!”

“这都是你爸造的孽!”老人痛心的看着宋逸珩,眼眶不由红了,“阿珩,这个家你受太多委屈了……”

“我有爷爷,不委屈。”

“可爷爷老了,护不了你一辈子啊……”宋钦又是长叹,又是摇头。

沈佳眠看着眼前爷孙的互动,心里也有些许的触动。

爷爷是真的心疼爱惜宋逸珩这个孙子。

宋逸珩担心爷爷气坏身体,便道:“爷爷放心,好在眠眠救治及时,身体好好调养一段时间,以后我们还是有机会有孩子的。”

闻言,宋钦看向沈佳眠。

宋钦忽然看过来,沈佳眠立即乖巧喊了声,“爷爷。”

宋钦欣慰的点点头:“面相看上去就是能旺夫的,我就说大师的目光不会错的!”

宋逸珩不禁有些无奈,“爷爷,眠眠现在是我妻子,你别总拿她八字说事。”

宋钦一听这话,呵呵大笑:“你瞧你,这是有了老婆爷爷都不要了。爷爷迷信,但这不影响你们年轻人过日子啊!”

说着,又看向沈佳眠,欢喜的嘱咐道:“孩子,你要好好对阿珩,他其实心热,就是五年前遭遇意外受了挫折,性情上稍微有点改变,不过爷爷跟你保证,外界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他不随便打人伤人的。”

沈佳眠听得有些想笑,怎么在老人眼里,宋逸珩就像个很难出手的次品?

“爷爷说笑了,阿珩他很好,您放心,我会和阿珩好好过日子的。”沈佳眠说这话时,眼睛还时不时的往宋逸珩那边撇了撇。

虽是安慰老人的话,可她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有些快。

沈佳眠害羞的眼神,宋钦自然看在眼里。

别的都可以演戏,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反观自己的孙子,听到沈佳眠这话,眸光也瞬间变柔了。

宋钦垂下眼帘,欣慰的点了点头。

如此,他也算了无牵挂了。

……

家宴开始,一家里里外外的加起来大人小孩总共二十来个,大人一桌,小孩在偏厅,由着下人门伺候照顾着,倒也省心。

宋钦坐的主位,其余的按着辈分顺着位置坐下去。

往年,宋钦左右两边该是宋浩天和宋世奎坐的,但今天,宋钦却让沈佳眠和宋逸珩坐到他身边。

这一举动,顿时引起众人的不满。

大女儿宋月兰第一个反对:“爸,你怎么回事?这里就属他们备份最小,怎么能坐那个位置?你这样,让我二弟和三弟怎么想?”

宋钦眉眼不抬,冷冷淡淡的说了句:“他们都没说话,你瞎凑热闹什么?”

“我……”

“大姐,你少说两句,一个位置而已,别较真。”四女儿宋月珠扯了把宋月兰,示意她别冲动。

宋锦宸坐在属于他的位置,看着沈佳眠把宋逸珩推到宋钦左手边,然后走到宋钦右边的位置坐下。

他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拳头紧握,低垂的眼眸,阴鸷无比。

“顺着备份把自己的座位往下挪。”老人严厉的开腔,顿了顿,撇向庄娅庭,冷声命道:“你坐到最后面的位置去!”

庄娅庭一怔,猛地抬头看着宋钦,“爸,我是您小儿媳……”

“我连小儿子都不想认了!还拿来的小儿媳?”宋钦看着她,就想起她让沈佳眠吃药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你要觉得委屈,大可回去,也省的我看着你心烦!”

宋世奎见状,急忙拉着庄娅庭起身,“走吧,一个位置而已,我陪你坐。”

庄娅庭满腔的怒火却只能生生压抑着,她不甘心的走到最后的位置,和宋世奎并肩坐下。

刚才和庄娅庭和声笑语的几位姑姑见此,非但不帮庄娅庭说话,甚至还快意的眉来眼去。

其实,这才是她们真实的关系吧?

沈佳眠看着受辱的庄娅庭,此刻才明白宋逸珩在书房为何突然要提那件事。

原来他不是念旧情不报复,而是一直在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然后睚眦必报!

沈佳眠视线回转,落在宋逸珩那张带着面具的脸,幽幽的叹声气。

庄娅庭为了荣华富贵不惜背叛宋逸珩,如今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的豪门富太生活,实际上却不受宋家人尊重。

想来,也算报应吧!

……

很快,菜上齐,宋钦动了筷子,众人才跟着动起筷子。

男人们素来有喝酒劝酒的习惯,宋家出处的女儿各个酒量也很好。

有酒的地方,便有劝酒的。

一开始,沈佳眠还能埋头专心吃饭,尽量降低存在感,可众人几杯酒下肚后,开始也没有那么约束了,纷纷把目标对准她。

宋月兰倒了杯红酒,递到沈佳眠面前,“今天头一次见新娘子,怎么说你也得称呼我一声大姑,这酒你必须得喝,否则我可要记仇的!”

宋钦三个女儿中,最没辙的就是这个大女儿,性格刁钻,偏得那嘴能说会道,有时候他都不一定说得过她。

沈佳眠急忙站起身,惶恐的接过酒杯。

宋月兰怎么说也是长辈,拿着身份压着她,如果她不喝,岂不是很不给面子?

可她实在不会喝酒,这么大一杯红酒下肚,她会不会直接醉了?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