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农女娇妃

重生之农女娇妃小说

重生之农女娇妃

未完结
作者:半笔浮生来源:潇湘分类:言情

简介:
很多书友在问陆青言沈煜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名为《重生之农女娇妃》,是作者半笔浮生的代表作之一。遭遇家庭婚姻不幸的陆青言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介农女,可是没想到在这里也是没有个安生的日子,被绑定系统的她必须通过完成各种任务来获得经验继而使自己走上巅峰之路。

时间:2020-07-01 10:53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你不要命啦,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阎王殿拉回来,你这是糟蹋我的心血啊!”陆青言忙上前把他扶正,重新塞回被子里。

他明明虚弱得很,手上的力气连女人都敌不过,却偏偏执拗地想推开她。

在多次尝试失败之后,他似乎放弃了,任由陆青言摆弄。

他躺在炕上,眼神空洞虚无,说的话也是毫无生气的。

“为什么要救我?我本来就不想活了。”

搬弄一个半死的男人可是很费力气的,陆青言累得喘气,又听他这心如死灰的语气让人窝火,忍不住就拿出前世教训他的架势来了。

“不想活?好好一个大男人寻死觅活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臊得慌!既然死不成,那就是老天要你活着,你必须给我活蹦乱跳的。你的命是我救的,就属于我,没有我的批准不许死!”

男人忽然转过头来,紧紧地盯着她,眼眶瞬间就红了,目光里流露出无限的眷恋。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他仔细地看了她许久,那眼中无限的怀恋慢慢暗淡,眸中的光亮渐渐消失了,而后出口的每个字都带着苦涩,“但你不是她……”

陆青言猛然警醒,因为面前人太过熟悉,好像一时回到了过去,她又把自己当做了孟青言,竟然说出了前世说过的话。

那个时候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也是这样伤痕累累半死不活,也是这样对生活的一切失去希望,她也对他说了同样的话。

那时候,她还是安阳县主,还是当朝丞相的长女,出入车马,仆从相拥,自以为受尽万千宠爱,但不过都是镜花水月的一场纸糊的梦,一戳就破。

而现在,她是乡村一介农女,伤痕累累的灵魂,三餐不继的生活,倒是比那时安然自在的多。

有趣的是,他两次与她相遇都是以同样的方式。

更难得他还记得她,她还以为过了三年她早已经被完全遗忘。

就冲这份念念不忘她也该让他好好活下去。

她在炕上坐下,叹气:“你是自己寻死,为什么?”

“我没有寻死,我不会寻死的。”他睁着眼望着稻草铺就的房顶,脸上没什么情绪,“我只是想杀一个人,却低估了他,就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

陆青言啧了一声,他这神态语气哪里像是不会寻死的模样?分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刚才还说不想活了呢。

“那为什么不想活?”她问。

他垂下眼帘,眸中泪水欲落不落,晶莹剔透。

她听见他沙哑的声音:“我最爱的人不在了,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陆青言一瞬间握紧了手,心都跟着颤了一下。自从把他救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她身边,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有爱的人,而且爱得这么深沉。

前世,除了初遇那次她从未见他为什么烦恼过,每天都是笑意吟吟,仿佛万事不放在心上。她一直以为他无忧无虑,玩世不恭。现在才知道,原来她看错了身边的每个人。

“如果是这样,你就更应该活着。假如我是她,我也会希望你活着。你那么看重她,如果连你都死了,那是不是就没有人会再想着她念着她了?”

“你死,是因为受不了她的离开,是你自私的想法。而活着,是为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她极力克制自己,努力地笑着,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因为她想到了自己,最在乎她的母亲也不在了,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人这样念着她想着她。

他霍地抬起眼,仿佛醍醐灌顶一般,痴痴地望着她。

眼中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像珍珠一样闪着光。

“我明白了,谢谢你。”他说。

“那就好,我再给你煎一碗药,记得你还有我的救命之恩要还。”陆青言收起了碎片往外走。

他忽然从背后叫住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身体僵了一下,缓缓地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想说,或者是不敢说。

“……那你呢?”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名字?她差一点就喊出来了。

“沈煜,我叫沈煜。”他声音变得轻快,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沈煜,我叫沈煜。”

当年他就是这么答的,这一点这么多年倒是没变。

陆青言绞紧了衣角,不知道该怎么说出那个名字。自从决定要报仇,她就知道会遇到从前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她还没准备好,生怕自己会露出马脚,生怕自己会管理不好情绪。

“我叫……陆青言。”最终说出来时倒是比预想中要镇定,也或许是她自认为。

因为沈煜的反应实在太过激动,以至于她忽略了自己。

“你说你叫什么?”他扑通一声摔在地上,额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反应这样激烈,真是让她始料未及,她原以为他只是记得她而已。

还好,这个时候表现出慌乱也没什么。

“你这又是干什么!”她跑过去扶起他,放回床上。

“你说你叫什么?”沈煜激动地抓住她,通红的双眼带着隐忍的情绪,仿佛压抑着风暴。

“我叫陆青言,怎么了?”她调整好了情绪,淡淡地笑着,带着几分不解。

沈煜深深看了她一眼,又垂下目光,刹那间陆青言在他眼里看到了失望。

他也很快调整状态,黯然道:“没什么,只是你的名字让我熟悉。怪不得你们那么像,原来连名字都一样。”

他忽又自嘲:“可是一样又如何,你终究不是她。她活得热烈恣肆,才不会像你这般内敛含蓄。”

像是为了响应他那一句内敛含蓄,陆青言浅浅一笑:“你好好休息。”

她平静地走出去,可谁知道她放在腰间的手微微发抖。

原来要让熟悉自己的人不发现自己这么难。

好在沈煜跟她并不算十分亲近,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看出破绽。

沈煜恢复得很快,养了三天精神就好了许多。趁着这三天照顾他,陆青言也思考出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她挖了一些黏土回来,在院子里忙碌着。

凌沉封见她来回折腾,不解道:“你这是又要做什么?”

她正要答话,门口传来大叫:“陆二丫住在这里吗?”

陆青言愣了一下才答话:“你找她什么事?”

来人已经走进来,肥头大耳的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他一脸猥琐的笑:“她婶娘把她卖给我们员外了,快叫她出来!”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