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

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小说

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

已完结
作者:苹果不太甜来源:笔尚分类:言情

简介:
作者苹果不太甜的新书《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上架啦!小编整理了《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宋清雨傅正南陈岚的精彩章节,速来阅读吧:宋清雨结婚三年之后再也不想继续这样行尸走肉的生活,在这个家里,她就像一个透明人,傅正南的刻意忽视让她感到心寒。

时间:2020-07-01 11:04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凌晨两点,偌大的客厅里,时钟滴答作响。

这是宋清雨结婚的第三年,也是她抗抑郁症的第十年。

来到因醉酒而躺在沙发上的傅正南面前,看着旁边放着的离婚协议书,她笑了。

这个男人终究,还是不愿等了啊……

慢慢蹲下,手指虚空在他脸颊描绘着,想要慢慢印在脑海里。

男人感受到什么,紧闭的眼眸渐渐睁开,他的瞳孔黑沉如墨。

“怎么?”傅正南磁性低沉的嗓音里充满了讥讽,“还想让我重蹈覆辙?”

对于他那浓浓地嘲讽,宋清雨撇过头掩盖涌上眼睛的涩意:“我答应你离婚,但要求是你今天必须陪着我。”

傅正南起身,眼底的恨意清晰可见:“宋清雨,早在你欺骗大家说我们在恋爱开始,你就该知道,我绝不可能看一眼你这个恶心的女人!”

突然的起身让他脑子晕沉沉地,毕竟今晚喝的有点多,谁知刚抬头,宋清雨便紧紧抱住他。

傅正南猛地将她推开,呼吸也渐渐加重:“你疯了是不是?!”

“不答应,我就不离婚。”

“你确定要逼我?”傅正南眼神突然犀利,却又带着些许深情。

宋清雨呼吸一滞,眼底的痛清晰可见,但她的嘴角却慢慢扬起笑容,灿烂而炫目。

“爱我,就这么难吗……”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早已瘦弱不堪地宋清雨被推倒在地,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根本无法动弹,额前隐隐冒起冷汗。

“傅正南,你当真如此狠心?。”

灯光下,宋清雨看着傅正南脸上憎恨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神情,突然笑了,语调凄然地问道:“傅正南,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傅正南一顿,眼底讥讽闪过:“死?那我大概要庆祝一下了。”

宋清雨呼吸一窒,接下来,没有发出一声声响。

傅正南表情冷漠的甩手离去。

宋清雨跌坐在地上,深沉的夜色遮住了她的狼狈,和被碾碎一地的奢求的爱。

客厅看着时钟滴答响起,清晰而缓慢。

恍惚间,宋清雨似乎看到了自己去世的母亲,她说:“你怎么不去死呢,要不是为了生你,我怎么会死!要不是为了生你,我怎么会留下你爸一个人陈零零的,你就是个祸害,你就是个恶魔——!”

她的父亲随后走出,也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当初就应该听那个大师的不让你活,你个扫把星,你会克死所有人,你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不,我不要,我不要。”她伸手四处挥舞,企图将面前的人影打散。

宋清雨仓皇逃到二楼书房,这里是傅正南对她标列的禁地,却也恰恰是她病发时唯一可以躲避的港湾。

宋清雨满身是汗地躲在沙发角落蜷缩起来,眼底写满了惊恐。

明明,她吃了药的啊……

耳畔里,那些刺耳的尖叫依旧不停,强烈的恐惧让她忍不住寻求庇护,可傅正南的电话,没有任何悬念依旧是无法接通,因为,他早就把自己拉黑。

但她依旧惊慌的对着话筒啜泣:“正南……正南,救我,救救我——!”

可惜,可是那个早已离家的男人根本不会听见。

因为他说,他希望……她死!

是啊,没人希望她活,一个都没有。

一周后。

宋清雨接到消息说老太太情况不好,来不及多想,她连忙迎着风雨赶回宋家。

按照惯例,她只能跪在宋家门前等待回应,冷风夹杂着雨水刮的她脸疼。

大门被打开,宋聪站在那,眼底全是冷漠:“跪在这里做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们宋家早就跟你没有关系了,赶紧走!”

宋清雨抬眸,雨水从她眼角划过:“爸,我就看奶奶一面,就一面!求求您了!”

这些年,对她存有善意的人不多,老太太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她想她老人家了,特别特别的想。

宋聪闻言,眼底恨意闪过:“你已经害死了你妈,怎么,你现在还想害死我妈?!”

宋清雨惊恐地不停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在……”

想在看看奶奶,那个唯一对她保持善意的老人。

“宋清雨,我养你已经仁至义尽,别再害人了,算我求你。”宋聪说完这决绝的话后,便叫管家关上了门。

沉重的声音,似乎也将父女两之间的最后情谊彻底隔断。

宋清雨垂眸,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瞬间崩塌,求?她的父亲求她别再害人?

可是,她到底害了谁?

傅氏集团。

傅正南点上一支烟站在窗前看着脚下,烟雾迷蒙中神情叵测。

他在思考,昨晚的宋清雨到底在搞些什么?是吃错了药还是又想玩什么花招?

砰的一声,办公室门突然被表弟翟洋从外推开:“哥,陈岚回国了。”

烟灰滴落地面,扬起灰尘……

C城空中餐厅。

典雅的环境,奢华的装潢,精致的女人。

傅正南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眼神在烛光里让人看不清情绪。

陈岚撩起胸前长发,笑了笑:“听说,你准备离婚了?”

“三年不见,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傅正南挑眉看她,喝了酒后的嗓子更加低沉。

陈岚笑容扩大,壮着胆子说道:“不然聊什么?聊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那可能吗?”

傅正南眉头微挑:“我要是没记错,当年是你要求分的。”

她身形僵了僵,有些不自然地回答:“是,可你也知道清雨……宋清雨有多得你家老爷子喜欢,那件事发生后我必须要考虑到家里,我们没办法跟你爷爷抗衡。”

傅正南垂眸冷笑出声:“嗯。”

陈岚看出他眼中的轻慢,明白这个男人离自己已经更远,可她怎么能甘心呢?

“正南,这几年我一直都在想你,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自己这几年虽然身处国外,但一直都有密切关注傅正南的婚姻状况。

既然宋清雨根本就给不了他幸福,那她找回自己丢失多年的爱人难道有错吗?

三年了,三年里她都没找到可以匹配自己的男人,也没有办法忘记眼前这个英俊优秀的男人。

傅正南不动声色地放下酒杯,神态平静:“有点醉,先回去了。”

陈岚看着他清隽的背影,脸色煞白地垂眸轻笑,自嘲感十足。

她明白,傅正南根本不屑她的求和,甚至……她就没有走进过这个男人的心。

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他可能自己都没发现,他从没爱过任何一个人。

不,宋清雨那个女人不一样!

傅正南为人狂傲不羁,老爷子再厉害也不可能真打断他双腿来胁迫结婚,归根到底,也还是他自己心里愿意的吧。

可那又怎样,这一次,属于她的全都要亲手拿回——!

深夜。

傅正南回到别墅,刚打开门,就发现宋清雨蹲在门口,脸上全是泪痕:“正南,我奶奶,我奶奶不行了!”

傅正南愣了愣,随即神色恢复如常:“那又怎样?”

宋清雨脸色一白,但还是强撑着上去抓住他的衣袖:“求你,求你送我去医院好吗?”

她语气里带着的卑微让傅正南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自己打车。”说完这话,他径直甩开她的手,迈步朝前。

宋清雨忍着心口的刺痛:“这里太偏,晚上我打不到车。”

傅正南顿住脚步,勾了勾唇:“好啊,马上签字离婚,我现在就送你。”

宋清雨听到了他语气里讥嘲,良久后,她苦涩地说道:“抱歉……打扰你了。”

傅正南看着她开门离去,脚步久久未动。

宋清雨走在路上,眸子里带着无助与茫然,一个小时后,终于有一名司机答应以三倍的加钱接单。

等她赶到医院找到老太太的病房时,里面传来的哭声让宋清雨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

良久后,她才敢抬手敲门,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句:“奶奶。”

房门被人从内打开,一抹白布划过她的瞳孔。

“啪——!”

宋聪的一个巴掌直接将宋清雨打了个狠狠的踉跄,直到靠着墙壁才算站稳。

“爸?”宋清雨捂着脸,颤抖着开口。

“……都是你这个该死的扫把星!我当初明明警告过你不允许回苏家!好不容易大家都平安无事,可你呢?!为什么,为什么非要回来捉妖害死我妈!为什么——!”宋聪红着眼眶不停怒吼。

“老爷,老爷你别说了,不是大小姐……”管家钟叔拦着宋聪不让他做出更大的错事。

宋聪咬牙呵斥:“什么大小姐?!我没有女儿!我只有讨债鬼,只有想要克死我们家的孽障!!”

宋清雨卷在角落里不敢发声,她只知道,这世上唯一关心她的家人,也没有了……

路过的人看着他们这边,都忍不住怜悯的看了一眼宋清雨,摇头却不敢多说什么。

而在这些刺眼的打量中,宋清雨似心有灵犀地感受到了什么,一抬眸,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那抹最耀眼的光芒。

傅正南怔在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追过来,明明说过不管,可等他到了,却没想会看到这么惊人的一幕。

他知道宋清雨在宋家不受宠,但是从来不知道两父女的关系会这么差。

那一巴掌,很疼吧。

不知道是不是傅正南的错觉,他发现宋清雨此刻的眼睛里,没有正常人出糗时的无助和慌乱,反而是自己看不懂的荒凉和悲恸。

……

宋清雨很怕,她已经很卑微了,为什么还是让自己最爱的人会看见她最卑贱的状态。

宋清雨唇角翁和,看着傅正南,无声地说了三个字:“走,求你。”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